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幽冥镖局》幽冥 十八章 小霜 幽冥镖局娘受

《幽冥镖局》幽冥 十八章 小霜 幽冥镖局娘受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 04:43:29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爽糖 状态:已完结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爽糖原创的灵异小说《幽冥镖局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阿四,夜船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铜钱宝剑一下插中巫马老爷的身体,巫马老爷怪嘶一声,旋风般转动,把杜川整个人都带起来,铜钱剑在此巨力旋转之下,铜钱个个象飞镖一样急

>>>《幽冥镖局》在线阅读<<<

《幽冥镖局免费试读


铜钱宝剑一下插中巫马老爷的身体,巫马老爷怪嘶一声,旋风般转动,把杜川整个人都带起来,铜钱剑在此巨力旋转之下,铜钱个个象飞镖一样急射,杜川心叫:“不好,这金毛紫僵炼成至邪金刚躯体,看来一般法器果然对其无用。”管岚见巫马老爷这般转动,便乘机上去用捆尸索缠着他,但巫马老爷双臂一下圈住捆尸索,原地一跳,跳到她的脸前。

杜川喝道:“师妹,小心。”那巫马老爷张开口,突然一股黄色的尸气从口中喷出。管岚大惊,屏住呼吸,双脚急蹬,想疾速退后,无奈双臂竟然被巫马老爷紧紧捏住。

生死攸关之际,杜川飞扑过来,他扬起手中一件衣服,往巫马老爷脸前一卷,挡住那股尸气。右拳猛击巫马老爷的头颅。

巫马老爷抓住管岚不放。对杜川置之惘然。他双手一震,将管岚整个人扬起,直往中堂正面那片祖先灵位掷去。哗啦一声,管岚身躯重重撞入灵牌中去,摞倒一片。

那些灵牌均用上好的楠木所制,重达百斤一块,管岚被灵牌接连跌落下来,头部被击中,竟然晕了过去。

巫马老爷头颅一甩,把官帽甩掉,一头花白的头发披散,双眼放射出紫芒,狂啸着向杜川冲去。

杜川绕着圈子奔跑,见巫马老爷每跳一下,竟逾数丈,眼看就要被他追上,他突然跑到金漆黑棺前,双臂一抬,硬是把数百斤的木棺抬了起来。

金漆黑棺一竖起,他闪身就藏了进去。巫马老爷厉叫一声,对着杜川,双膝一弯,如离弦之箭向杜川扑来。杜川叫声:“好。”眼看巫马老爷离棺木只有不过数尺,倏忽闪身跳出金漆黑棺。

巫马老爷径直前冲,砰地一声,恰恰落入金漆黑棺里面。杜川捡起地上的捆尸索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快将金漆黑棺连绕数圈。

杜川还没有喘过口气,巫马老爷在棺中发出狂嘶,他连人带棺腾空而起,一跳一顿竟然向祠堂的天井飞去。

天上圆月正处中天,皎洁有若银盘,一缕乌云轻轻飘过。

巫马老爷连同棺木飞至祠堂天井,被月光一照,那原来灰白的脸孔更加苍白得如白纸,满口泛出鲜血。身上那些金毛渐渐坚硬如铁,再长数分。

“不好,他吸收了月华精气,更难对付。”杜川道。卫哲和单眼阿四正拨开灵牌,想扶管岚起来。见巫马老爷进一步变身,都大吃了一惊。

那副金漆黑棺不住抖动,原来是巫马老爷在里面不断击打棺侧,捆尸索眼看要被挣脱,杜川持着巨枣核,飞跃过来,对着棺木里面的巫马老爷的眉心就插下来。

但是已经迟了一步,巫马老爷身躯剧震,那副上好的金漆黑棺竟然咧开数十块,巨大的罡风迎面而来,将杜川生生逼退数丈之外。

巫马老爷伫立在天井,身上被捆尸索烧至血肉模糊,花白的头发根根竖起,它仰视圆月,又发出尖利的嘶叫声。

突然,它双手一抬,身体平平地往卫哲飞去。卫哲正抱着管岚,啊的一声,闪避不过,双肩被巫马老爷牢牢抓住。单眼阿四扑上去,古玉度牒向巫马老太爷面门拍去。巫马老爷双臂一抡,将单眼阿四整个击飞,那块古玉度牒被击出数丈外。又回过头继续掐卫哲。

刘福兴眼见危急万分,扑过来从后面抱着巫马老爷,就往后退,但是巫马老爷力大无穷,虽然硬是拖后一丈,但他闪电般转过身来,乌黑的指甲闪闪发亮,直抓向刘福兴。刘福兴闪避不及,左臂被他指甲插入,顿时鲜血淋漓。巫马老爷一下子箍住刘福兴,张开血口,就向他臂上咬下去。

刘福兴被紧紧箍住,动弹不得,眼看手臂就要被它咬上,就在此时突然一道电光闪过,巫马老爷身体一阵痉挛,原来杜川祭出镇魂锏,在它身体连鞭两下。

巫马老爷须发俱张,张开血口大声嘶吼,闪电般弹至杜川面前,双手一扫,把杜川手上的镇魂锏击飞。然后双手前叉,掐住了杜川的咽喉。

刘福兴倒在一角,管岚被跌落的灵牌击昏过去,杜川被金毛僵尸死死掐住,难以呼吸。而这个时候,祠堂大门连连撼动,外边的村民和戏妖已经突破了杜川所下的符咒,开始反复冲击大门。卫哲和单眼阿四只好拼命顶着大门,眼看不出多时就要被外边的村民们攻破。单眼阿四见杜川被巫马老爷掐住,命在旦夕,就想放开大门,拾回古玉,上去营救。

只听得“铮”的一声琵琶声响,弦声嘈切如私语,有人信手密密弹。初时犹似燕语呢喃,两情相好,渐渐英雄红颜,生死相隔,弦音悲切,道尽哀伤。俄而金戈声起,车麟麟,马萧萧,四面楚歌,声调渐次悲凉慷慨。到此时,巫马老爷手上劲力慢慢放缓。它呆立当场,似乎仔细聆听那琵琶。那琵琶声弦弦悲戚,绵密凄迷,似英雄末路,对月抒怀,那巫马老爷象若有所思,手垂下来,再无攻击之态势。

单眼阿四这边亦觉压力骤减,门口那些村民似乎没有那么狂躁,放缓了对大门的冲击。

刘福兴爬起来,按住伤口,他的伤口被巫马老爷插了一下,正冒着黑血,刘福兴知道尸毒正在蔓延,他缓缓坐下,轻声跟杜川道:“师兄,我中了尸毒。”杜川蹲下来慢慢移动,靠近刘福兴,低声道:“别担心,我有办法。”

此刻,从中堂转出一个女子,她脸容平静如水,妙目朦胧着一层雾气,正是那个河边社戏的琵琶女旦。刘福兴一见她,顿时惊喜交集,道:“你……姑娘,原来是你。”

杜川从刘福兴包袱取出糯米,帮他敷好伤口。低声道:“这位姑娘恐怕也是鬼,我们不能掉以轻心。这头大粽子吸收月华精气后,功力大增,不宜硬碰。你肩上的伤口,暂时不会发作,但两日内一定要用蒸熟糯米,反复拔去尸毒才可。”

杜川见那巫马老爷此时屹然不动,象被琵琶声完全迷住,于是摸回巨枣核,想慢慢从后面走过来,直插巫马老爷这金毛僵尸的后脑。

那琵琶女旦却做了一个”千万不要“的眼色。她莲步款款,仿佛飘在空中,御风而行,她走到刘福兴旁边,轻声道,“巫马老爷的僵尸爱听我这琵琶,我姑且弹曲安抚着他,前门村民和我们戏班的人,现在不下二百人围着,你们若闯出去恐怕凶多吉少。现在带你们到祠堂后面的小院去。那里有唯一的出路。”

刘福兴高兴道:“姑娘,你和我们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吧。”

琵琶女旦凄然道,“不瞒公子,你们应该知道小女子其实已是阴间一鬼,这么多年来,小女子的魂魄都被禁锢在这个地方,若然不能终结当年的恩怨,恐怕投胎转世是不可能了。公子这样说,乃是怜我悯我,已经让我心满意足。”

刘福兴愤然道,“如何才能终结恩怨,是什么人害死你!我们可以帮你。一定有办法的,对吧?师兄。”他望着杜川。

杜川开始对琵琶女旦将信将疑,但看她主动说出自己是鬼魂的话,知道琵琶女旦说不定有一番别样因由,他点头道:”我们会尽全力帮你脱离这里,转世超生。”

琵琶女旦道:“两位有此心意,小女子欣慰之极。但当务之急是你们先随我来,别发出太大声响。”她将手中琵琶一扬。那琵琶似有灵性,飘飘乎停在地上,琴弦自己在跳动,如同仍然有人在弹奏。“待到曲终弦断,这僵尸又再难以控制,那时就不好收拾。趁此机会,你们赶紧跟我来。”

杜川看巫马老爷那僵尸静静矗立在天井中间不动,果然是凝神听曲,暗暗称奇,他悄悄用手势招呼各人,跟随那琵琶女旦,向后堂走去。

后面又是一进大厅,大厅估计平时为族人摆酒宴客的地方,甚是宽敞。杜川举着火把,照亮明堂,当看清墙壁时,立马被四壁壁画吸引。

墙上有四幅壁画。似乎出于同一人手笔,笔法古拙,人物却栩栩如生。第一幅壁画上面是一个碧眼卷发的象达摩一样的胡人,拜服在大清皇帝的阶下。后面有侍从捧住一盒长长的礼盒。还有卫兵牵着狮子和骆驼。

胡人和侍从都颜色甚恭。反而是大清皇帝神情慵怠,不屑一顾。

第二幅壁画是一名将军在草场狩猎,骑着骏马,追逐着一头怪兽,那怪兽形貌奇特,前所未见。最奇怪是天上日月齐辉,但太阳和月亮都画成黑色。

第三幅壁画是一幅山水图,意境高远,唯独一柱孤峰直插云霄,山脚下水波澹澹。然而又故意描出几处漩涡。

最后一幅众人看得明白,乃是一群村民正在观看牌坊落成,鞭炮烟花,一片喜庆。牌坊上写着巫马村三个字。天上远处一条赤龙腾云驾雾,睨视着牌坊。

杜川越看越觉得似乎有一股魔力吸引他走入画中。那壁画虽然是白描笔法,但形神俱备,那些胡人,怪兽,村民,竟令杜川有他们就站在身旁的感觉。

这些壁画好生怪异,但怪异在什么地方,杜川又说不出了然。

琵琶女旦带领着他们,穿过后堂,再绕过侧边巷道,走到一个小院落里面。里面原来应该植有梅花翠竹,但此刻早已梅死竹枯。只有一株粗壮的桑树缩在一角。

众人随她来到一口井边,琵琶女旦道:“送君一别,终须有时,小女子之所以告诉你们离去办法,实在是因为不忍这地方再添冤魂,望你们吉人天相,逃离此地。这口枯井,原来是族人修筑避难所用,一直循着走,直通祠堂外池塘侧边。外边恐怕村民们还未散去,你们多加小心。”

卫哲原来一直

《幽冥镖局》 精彩点评

单女主(阿四,夜船)伪后宫文。穿越到异世界,成为魔族三皇子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,主角(阿四,夜船)能力相当低。小说主要内容就是拍电影出游戏。文笔相当不错,也挺有意思的。结局比较突然,当然也有一些坑,没有填。感觉主角(阿四,夜船)的性格比较奇怪

幽冥镖局

幽冥镖局

作者:爽糖类型:灵异状态:连载中

单女主(阿四,夜船)伪后宫文。穿越到异世界,成为魔族三皇子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,主角(阿四,夜船)能力相当低。小说主要内容就是拍电影出游戏。文笔相当不错,也挺有意思的。结局比较突然,当然也有一些坑,没有填。感觉主角(阿四,夜船)的性格比较奇怪

小说详情